北京市律师事务所 律师网站          
 
 

疑难民事案件律师代理 >> 胜诉案例

提起确认之诉需具有确认利益,需为原告的权利或权利状况面临现存的不确定风险

日期:2020-06-23 来源:- 作者:- 阅读:0次 [字体: ] 背景色:        

最高院:提起确认之诉需具有确认利益,需为原告的权利或权利状况面临现存的不确定风险

来源:民事审判!版权归属原作者,部分文章转载时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

【裁判要旨】对于确认之诉,除应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规定的起诉的一般条件之外,还应符合确认之诉的特别诉讼要件,即提起确认之诉需要具有确认利益,需为原告的权利或权利状况面临现存的不确定风险,具有提起确认之诉消除风险的必要,当事人之间对于权利及法律关系的争议可以通过提起确认之诉得以解决。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20)最高法民申1481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吉林吉化华强建设有限责任公司。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崔秀荷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中国长城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吉林省分公司。

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吉林化学工业公司华强化工建材厂。

再审申请人吉林吉化华强建设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华强建设公司)因与被申请人崔秀荷、中国长城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吉林省分公司(以下简称长城公司吉林分公司)及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吉林化学工业公司华强化工建材厂(以下简称华强建材厂)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9)吉民终449号民事裁定,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华强建设公司申请再审称:(一)华强建设公司请求确认债权转让行为对其无法律约束力属于民事法律行为不生效的一种情形,本案诉讼请求明确。华强建设公司是经吉林省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官释明后变更诉讼请求,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再以诉讼请求不明确为由裁定驳回起诉,没有法律依据。(二)长城公司吉林分公司和崔秀荷在债权转让和案件审理过程中均自认华强建设公司并非双方转让的债权所对应的债务人。长城公司吉林分公司的“自认”属判决生效后新发生的法律事实,华强建设公司有权据此提起新的诉讼。(三)本案系华强建设公司债务消灭的确认之诉,争议无法通过执行程序和审判监督程序解决,华强建设公司享有提起本案诉讼的诉权。本案案由应认定为“债务消灭及债权转让效力确认纠纷”。人民法院应依职权认定合同效力,不得拒绝审理案件。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曾对本案作出(2018)吉民终673号民事裁定,指令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和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再裁定驳回起诉,与上述裁定矛盾。(四)本案与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2001)吉经初字第188号案件(以下简称188号案件,该案判决简称188号判决)中的当事人、诉讼标的和请求权基础均不相同,不构成重复诉讼。综上,华强建设公司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第六项的规定申请再审。

崔秀荷提交书面意见称:华强建设公司对华强建材厂所负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是基于188号判决确定的。长城公司吉林分公司的“自认”是在执行程序中根据法院生效执行裁定所作出,现执行裁定已被撤销,不能依据长城公司吉林分公司当时的“自认”判断华强建设公司连带责任的有无。华强建设公司提起的本案诉讼构成重复起诉。华强建设公司应向华强建材厂行使追索权。《备忘录》不能阻却本案执行程序。

长城公司吉林分公司提交书面意见称:本案与188号案件构成重复诉讼。长城公司吉林分公司转让债权时发布的《公告》是依据当时掌握的财产线索作出,不属于“自认”。长城公司吉林分公司与崔秀荷签订的《债权转让协议》合法有效。华强建设公司要求返还财产和赔偿损失应通过执行异议或执行回转程序解决,其诉讼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本院经审查认为:本案为合同纠纷,根据华强建设公司的再审申请理由,审查重点为华强建设公司提起的本案诉讼是否属于人民法院受案范围及符合受理条件。

华强建设公司在本案中的第一项、第二项诉讼请求性质为确认之诉,即确认华强建设公司对华强建材厂所负债务的连带清偿责任已消灭以及确认崔秀荷与长城公司吉林分公司的《债权转让协议》对华强建设公司无法律约束力;第三项诉讼请求性质为给付之诉,即请求返还已被执行给崔秀荷的华强建设公司的案涉财产或赔偿损失。

对于确认之诉,除应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规定的起诉的一般条件之外,还应符合确认之诉的特别诉讼要件,即提起确认之诉需要具有确认利益,需为原告的权利或权利状况面临现存的不确定风险,具有提起确认之诉消除风险的必要,当事人之间对于权利及法律关系的争议可以通过提起确认之诉得以解决。本案中,188号判决判令华强建设公司和华强建材厂连带承担向中国工商银行吉林市分行驻吉铁支行(以下简称工行吉铁支行)偿还借款508万元及利息的责任。在该案件强制执行程序中,华强建设公司以其曾与工行吉铁支行签订《备忘录》约定剩余贷款508万元及利息由华强建材厂以资产抵偿、华强建设公司不再承担还款责任为由,提出执行异议,被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驳回。后工行吉铁支行的案涉债权经数次转让,最终由崔秀荷通过签订《债权转让协议》受让取得。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将华强建设公司的案涉财产裁定交付给崔秀荷,以抵偿华强建设公司应承担的部分欠款。上述事实表明,华强建设公司与崔秀荷之间的债权债务法律关系已经人民法院生效裁判予以认定,并非处于不确定状态,没有提起确认之诉予以救济的必要。故华强建设公司所提两项确认之诉,不具有确认利益,不具备确认之诉的特别诉讼要件,原审法院裁定驳回起诉并无不当。华强建设公司关于其享有提起本案债务消灭的确认之诉的诉权的申请再审理由,缺乏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信。

生效判决已经确定华强建设公司对案涉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长城公司吉林分公司在转让债权时并未明确表示华强建设公司不承担连带责任,仅是根据执行裁定和当时掌握的财产线索,未将华强建设公司列为债务人,而该执行裁定已在之后的执行监督程序中被撤销。长城公司吉林分公司的行为不能视为对华强建设公司不承担连带责任的“自认”。华强建设公司关于长城公司吉林分公司的“自认”属于判决生效后新发生的事实、其有权据此提起新的诉讼的申请理由,缺乏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信。

由于华强建设公司给付之诉的诉讼请求针对的是人民法院在强制执行程序中交付给崔秀荷的财产,故该给付之诉不属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案件的范围,一、二审法院裁定驳回其起诉并无不当。虽然一审法院裁定驳回华强建设公司起诉的理由中包括认为本案构成重复起诉,但二审法院并未以此作为维持一审裁定的理由。故对于华强建设公司关于本案不构成重复起诉的申请再审理由,本院不予审查。

综上所述,华强建设公司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第六项规定的情形。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吉林吉化华强建设有限责任公司的再审申请。

审 判 长 宋春雨

审 判 员 丁俊峰

审 判 员 张 娜

二〇二〇年五月二十九日

书 记 员 张 舒



扫描左边二维码手机访问

分享到微信

1. 打开微信,点击“发现”,调出“扫一扫”功能

2. 手机摄像头对准左边的二维码,打开文章

3. 点击右上角分享文章




特别声明:本网站上刊载的任何信息,仅供您浏览和参考之用,请您对相关信息自行辨别及判断,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本网站部分内容转自互联网,如您知悉或认为本站刊载的内容存在任何版权问题,请及时联系本站网络服务提供者或进行网上留言,本站将在第一时间核实并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网络服务提供者联系电话:15313195777。